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红银]长夜

或许有ooc,作者只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微带盾寡和幻红,不过不明显

跟着旺达有糖吃,讲真,不骗你萌^_^

 

       第一夜的旺达独坐无眠。

       第二夜的旺达梦见了浩瀚星空。

       第三夜的旺达想起了曾经。

 

       夜已深。

       但旺达仍旧无眠,她只是静静地侧卧在床上。

       她住在陌生的地方,身边没有她的兄弟陪伴。

       旺达默默地数着秒针“滴答”转圈时发出的声响。

       过了许久,她依然无法入睡,便索性翻身坐起。

       她伸手环抱着自己,就像那些战火纷飞的岁月中她的兄弟为哄她安睡时常做的举动。

       但是她暖不了自己。

       不知是夜太漫长,还是窗外吹来的风太凉。

 

       旺达呆坐了一整夜。

       于是第二天美国队长和黑寡妇在基地集训时,看见的就是旺达心不在焉的模样。

       她眼底下淡淡的青黑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没有说什么,只是给她放了一天假。

       旺达对他们笑了笑,转身回到房中。

 

       这天夜里,她竟意外地入睡。

       她做了个梦,梦见了一片浩瀚星空。

       她漂浮在虚空中,在星河间自由穿梭。

       这几乎让她分不清身处幻境还是真实。

       她哼起了故乡的童谣,悠长的梦境里回荡着这轻柔的声响,却显得格外孤寂。

       旺达还记得幼时父母在床头前讲述的那个传说

       ——人死后,灵魂将化作星辰不灭。

       她在这虚空中寻觅,却不知哪颗星是她兄弟的灵魂。

       倘若这传说为真。

       她为她的兄弟唱了一曲乡谣。

       不知他是否能听到。

       满天星辰明灭闪烁,然而这亮度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那曲乡谣已断续不成章。

 

       旺达睁开眼时,晨光刺目。

       她怔怔地看着东升的朝阳,重新轻声低唱。

 

       这一天的旺达精神状态明显比昨日好得多。

       只是脸上还是没有笑影。

       美国队长和黑寡妇毕竟不是会养孩子的人。

       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时间抚平她心底的伤痛。

 

       出乎意料地,幻视在集训结束后找上了绯红女巫并给了她一颗糖。

       旺达伸出手,却疑惑地看着他。

      “补充糖分有助于人们调节情绪。”她听到他干巴巴的回答。

       她认真地对他道了声谢,将糖纸剥离开来,抬手将糖果放入口中,独自离开。

       皮特罗从前也爱这么做,廉价而甜蜜的糖果几乎是除了彼此之外,在那个战乱动荡的地方唯一的安慰。

 

       不知道是不是糖果真的起了作用,她觉得她今天的心情还不算太坏。

       她将这种好心情一并带入梦境中。

       来到基地的第三夜,旺达终于在梦中见到了她的兄弟。

       或许更准确地来说,她梦见了他们的曾经。

       ——那段双生子相依不离的岁月。

 

       他们刚开始被九头蛇选中作为实验对象时,不了解九头蛇的好坏,却毫不犹豫地接受。

       他们一直牢记着那枚曾威胁生命的导弹,它的形状、大小……包括“斯塔克工业”的字样。

       他们要复仇,这是唯一的理由。

       但那是自父母双双过世后最难熬的日子。

       尽管九头蛇在物质上并没有亏待过他们。

       作为双生子的旺达和皮特罗比任何人的联系都更紧密。

       变种人的能力除却天赋,只能后天施予。换句话来说,他们需要被改造。

       强制性作用在他们身上,痛苦不言而喻。

       那是一种真正的脱胎换骨。

       皮特罗的能力,让他在痛苦中度过了比寻常人更漫长的一段时光,仅对他而言。

       而旺达,几乎承受了双倍,甚至更多的痛苦。

       双生子的心灵感应,在她身上体现得更强烈。

       疼痛让她冷汗淋漓,连叫喊出声似乎也成了一种奢侈。

       过于强烈的疼痛让她几欲就此睡去。恍惚之中,皮特罗的声音又让她重回清醒.

       即使身受痛苦,他也一样在注视着她。

       他的语速比平常更急,却带着一种玩笑意味的安抚,“嘿,旺达,快撑住,你可不像我因为你疼晕过去而笑话你吧?”

       她偏过头去,脸色苍白,虚弱地朝他笑了笑。

 

       他们最终还是熬过了这痛苦。

       新的力量让他们享受到更多的优待,也带给了他们新的外号——绯红女巫和快银。

       我可不喜欢他们对我的称呼,她心想。

       随之而来的是高强度的训练,双胞胎被安排在相邻的隔间里单独训练。这意味着又一次分离。

       他们都很努力,用来熟悉技能的时间一天比一天短。

       因为这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相聚,尽管不是两人独处。但这已让他们足够开心了。

       ——服从,将会得到奖励。这是海德拉一贯的教条。

 

       在“洗礼”——九头蛇的说法后,两个人在执行九头蛇模拟作战的指令时第一次独处。

       而在此前,他们多数时候只能利用晚休的时间敲击墙体来交流,就像小时候常玩的游戏一样,用独属于他们的暗号。

       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任务再简单不过。

       “旺达,准备好了吗?”她的兄弟对着她眨眨眼,一把将她横抱起,在丛林中奔跑,向目的地行进。

       他快得像一阵风,只有雪原上的足迹证明他已走过。

       世界在旺达眼中逐渐交融成模糊的色块。

       从不适到习惯,她适应得很快。

       毕竟,比起这个来,她更不能忍受分离。

 

       然后呢?

       梦境里的时间像一卷线,再长也有尽头。

       旺达从梦中惊醒过来,一手撑住额头。

       这一次,不再有哭泣。

       她想,她的兄弟或许在世界的另一头,只是他跑得太快,以至于她没法找到。

 

       长夜漫漫,终有一醒。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_^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