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殊凰]双双燕

短篇,嗯,没骗人,真的很短。

毕竟我是一个要做作业,还要考前复习的人【沧桑脸

自己给自己产粮吃,有私设。文笔不好,吃了没得退货。

 

       今年的京都比往常更热闹些。

       霓凰已有好些年没回来过。多年镇守南境,再看到熟悉的景物时不由心生感慨。

       她用了好些年,成功地让所有人意识到了“云南穆府”四字的份量,才回京述职。

       或许,还带着几分私心。

       在这几年的紧要关头,她不能,也不敢回来。

       霓凰得承认,她其实是个没有多大勇气的姑娘——至少,她不敢去面对林府的破败荒芜。

       但有个声音一直在心底呐喊,去啊,去那个林殊哥哥长大的地方。

       而今日,她攥着手里的缰绳,牵着爱马从街头步步行来。

       她走过春日桃花第一支,行经白墙青琉瓦,直到林府门前。

       霓凰定定地看着那厚重木门,半晌,方栓好自家的马,迈上石阶,伸手推开门来。

 

       到底多年没人打理,林府已不复当年的盛况。被推开的木门扬起薄尘,又在半空中纷纷落下,日光里仍可辨得婉转归途。木门与泥土传来的腐朽气息,伴着萋萋芳草清香混合在微风里,径直送入口鼻中,教人直想流泪。

       这儿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她闭上眼都能走对的路,却已不是记忆中熟知的模样。

       半空中依稀有清啼传来。

       长裙拂过荒草,来到繁盛枝叶下。

       她抬头,只见双燕在梢头轻声呢喃相拥。

       斑驳光影下,是谁家少年手捧双燕,在枝头恣意飞扬地说笑。

       恰似旧梦未醒。

 

       帘箔四垂庭院静,人独处,燕双飞。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