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多cp·伪知乎体]每天都在过情人节

新文预热,练手,庆祝九模后放假,高考前最后放纵一次。

不许殴打作者。

 


——————————————————

看别人秀恩爱是一种什么感觉?

添加评论 分享·邀请回答

——————————————————————————
21个回答
——————————————————————————

剧情是种日常,


  • 非典型工程师,你会弹小星星吗,叶底结橙等人赞同



       本来没想过上来讲的,但是群里的小伙伴看到这个提问之后就怂恿我代表组织回答。既然都已经在花式比惨了,我也就不客气地放大招了。

       我们群的全称是“每天都在过情人节的FFF团”,里面的成员都是同一辈一起玩大的,彼此熟得不能再熟,因为大家的父母都认识,嗯……可以说是同行(曾经的)。虽然之后他们各奔东西,都也一直保持联系。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最初成立这个群的目的——吐槽父母秀恩爱日常。毕竟,一个人被闪和身边有几个人陪你一起被闪,真的完全不同。是的,擦亮你的眼睛,你没看错,是父母。

       方便起见,叙述的时候不透露真实姓名,直接用简称代替。

       我们群里最习以为常的大概就是肖工了——他姓肖,不叫工,这么称呼是因为他现在是个工程师,据说他的天赋遗传自他爸。

       肖工是家里的独子,他爸爸的脾气真的超好,妈妈比较年轻——无论是年龄上还是心态上,整个人都特别有活力。毕竟,儿子都成年了还带着他一起去游乐园玩的妈妈也是少见。阿姨也是会玩,听肖工说有一次进鬼屋时连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被反吓过一次……

       Anyway,他们家的固定模式就是爸爸教育儿子要对妈妈好,然后两父子一起宠着她……

       大概两天前是这对夫妇的结婚纪念日,肖工刚好有假,全家人就一起出去玩。他在那之前还特意跑上群跟我们讲,然后群里各位要上学的、工作的都恨不得穿过屏幕去揍他一顿,纷纷实力冷漠脸。结果第二天他冷不丁发了张照片上来,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他是来卖萌得瑟一下的(……),点开一开全都去笑他天道好轮回了。

       ——因为那张照片是他在高空用俯视的视角拍的,刚好能看见他对面一个人都没有,而他爸妈就在摩天轮的下一个座舱里。当然,他说是为了体贴父母,特意腾出空间这种话我们坚决表示一个字都不会信。经过讨论,群里一直认为他是被当作电灯泡被嫌弃了。【点蜡.gif】

       而另一位,俗称隔壁老王,大家都觉得他是所有人里运气比较好的一个,因为对我们来说,他父母秀恩爱的杀伤力比较小,但他对这种看法总是呵呵一笑以表否定。

       他是个音乐指挥,经常各地来回跑,堪称神出鬼没。要是哪一天他刚好到我们所在的城市,说不准能增到一张票去听一场演奏会 。他对我们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所有人都对音乐了解一点,不过我们不是专业的 ,肯定会有误解的。比如说他哪一天他心血来潮录了一段音发到群里,大家都在猜这是乐团哪一场演奏的曲目时,他就会打字告诉我们那是他妈妈在给他爸弹钢琴……类似的事件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暑假某一天,大家约好去帝都玩,找他当向导。那天所有人集体杀到他家小区门口,小叶子打电话喊他出来。估计他也没想过我们会这么快到,我们收到的回复是:你们要不再等几分钟?一开始我们以为他有事情没解决好,事实证明我们只猜对了一半。他开了扩音器,能很清楚的听到那边有钢琴声传来。

       我们用手机软件查了查,是G大调弦乐小夜曲第四乐章。

       百度百科告诉我们它象征着幸福完美的爱情……

       哦。

       几分钟后他到达小区门口,明显松了口气,说幸好我们打电话的时候他刚好出了琴房。要是他妈妈练琴被打断,那就不太好了。毕竟他爸就在琴房里听着,要是真那样,分分钟下次单曲循环,重新来过。

       我们都像看傻狍子似怜悯慈爱的目光看着他。

       少年,你母上会的钢琴曲又不止这一首,你逃得过这次,逃得了下一次吗?

       算了,人艰不拆。

       至于上文提到的小叶子,其实是一对同胞兄妹。两个人最近都在读研,并且在打短工(其实就是他们爸妈以前从事的行业,话说他们这也算勤工俭学?)说起来特别奇怪,虽然我们这群人的父母结婚也没打多大的时间差,但他们父母绝对是最早结婚的,他们确是比较晚才出生。

      真说起来,群里面吐槽最多的就是他们,其次是我。

       我妈和他们俩的妈妈是相当要好的闺蜜,所以我们两家的来往还是挺多的。苏姨(也就是他们俩的妈妈)是烹饪上的一把好手,笑起来很温柔,人美声甜。要是我换个性别早生二三十年,我也会去追她的(……)。与此相对,我对叶家叔叔的感觉就有点复杂了。

       准确地来说,他是我混迹网游的第一个人生导师(……)想当年,他拐了我们三小只去给他打打下手,比如抢Boss什么的。那段时间我住在他们家里,我妈和苏姨叙旧,偶尔兴致来了也会跑到我这边看两眼。住了大概一个星期不到,我妈就带我回家了。临走前,苏姨还送了我一盆矢车菊,花语是温柔和善良,据说是代表着叶叔叔生日的花卉,送我当个纪念。我当时很认同,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童年黑历史,欺骗我幼小心灵感情!为什么我会觉得一个日后抢我Boss还对我开嘲讽技能的人温柔善良啊啊啊!!!

       不过再惨惨不过小叶子,和我就是单纯的抢Boss侃大山,和他们俩就不仅抢Boss,还打竞技场虐菜(这个菜当然指的是他们俩),还抢他们妈妈……据他们回忆,两兄妹生气需要哄的时候才,叶叔叔就跟他们说他会象征性地放点水,让他们玩得开心点好了。对不起,我实在没看出来哪里值得开心了……

不过接触网游这件事对我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我爸对我的教育挺严,所以沉迷网络这种事在我身上没什么出现的可能。而且我爸对他自己年轻时候近视的问题也挺在意的,对我用眼这一方面也就特别注意。受我爸影响,我们一家人的作息特别规律。所以直到我小学四年级,也就是第一次打网游那一年,我才发现原来不止我妈,我爸也是玩网游的一把好手。因为这个一下对我世界观冲击有点大,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

       还是同一个时间段,就是我妈带我回家那一周。那时候是暑假,我作业基本做完了,就开始研究怎么样养好苏姨送我的那盆矢车菊。我妈居然一反常态不去追剧,闲得无聊地来逗我上网,宣称要带我装逼带我飞带我见识一下网游的新世界。补充个题外话,我妈不去追剧其实是件很难得的事,说起来她看剧的口味还挺杂的,中、韩、英美这些都看,宫斗、言情、历史、家庭伦理只要她感兴趣都会追。但是在我们家,真正追剧的一般只有她一个,我和我爸只能算是打酱油的。我虽然是个女生,但是看那些剧的时候,大概三到四集我就能推出下一回的大致剧情,坐在我妈旁边三两下分析完,除非那部剧的脑洞大到飞起。所以一般情况下,我妈看剧时就会把我赶到一边玩。讲真,我小的时候,我妈还因为看剧这种事跟我爸闹过——因为我妈追剧的时候甚至会作息不规律(相对于我爸而言:我爸的作息绝对正常,晚上都是定好十一点睡的)。实际上,只是我妈在单方面吵,我爸不吵,只是跟他讲道理。但是你们都要知道,这种情况下,生气的一方火气只会越来越大。至于我,小时候还会为此哭上几次,他们俩就跑来安抚我,接着闹,但是程度已经没那么严重了。长大以后这种事就很少发生——因为我不哭了。不是一般人想象中的坚强什么的,纯粹是因为我发现有个词写作吵架,读作恩爱。我还记得有几次我妈情绪激动起来就跑下楼,一个人坐在楼下我们小区的那个小公园的石凳上生闷气。我爸呢,一点都不着急,从从容容下了楼,站在我妈旁边,弯下腰。这时候他们的对话一般都是这样的——

       我爸俯身,直视我妈的眼睛:“生气了?”

       “没生气。”我妈一般都不太肯和他对视。

       “你一个人出来自助游,就不管你女儿和你女儿的爸爸了?”然后我爸就去握我妈的手。

       通常对话结束之后,我爸从楼下把我妈捞回家,我妈就不情不愿地跟着他走。别问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这是我跟在他们身后亲身感受过的。

       扯远了,说回网游这件事。

       不得不说我妈玩网游还挺厉害的,尤其是她还刻意炫给我看的时候。那时候我还用着一个新手号,没进工会,我妈也特地开了个小号带我,试图诱哄我进她家公会。因为不了解,我也没贸贸然下决定,于是无情地拒绝了她(……),想着以后再说。我爸那天下午刚好提前回来,就发现我们俩在打网游。听到我爸声音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要完。果不其然,他开始发话了,喊了我的名字,“做完作业了吗?”

       我惴惴不安地转过身去看他,点了点头,然后小声补了一句:“不过还差一样没改正好。”

       我爸当时脸上没什么表情,就很平静地点了点头,让我把作业拿到书房里来让他检查,顺带改正好。然后他就拉开椅子坐下。

       我把作业拿过去的时候刚好听到我爸在跟我妈讲话,说今天是个例外,以后得先检查过作业再说。当时我心里还有点失落,觉得以后是不是不能玩什么的。

       搞定作业之后,我妈还在聚精会神地刷精英怪。我爸则开始强制刷新我的世界观了——

       “就你们两个人组队玩?”

       “嗯。”我妈和我一起点头。

       “连牧师也不带一个?”

       “嗯,没带。”依旧点头。……等等,爸你的重点是不是错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教育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沉迷网游吗?学校的宣传栏上都是这个剧本的呀!

       然后我爸叹了口气,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张帐号卡,动作熟练地刷卡登录,接着给我们发了个组队申请。

       Excuse me?爸你的人设崩了吧?还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

       我有点方,扭头去看我妈,结果我妈不理会,跟个网瘾少女似的,还在打。迫不得已之下我去扯了她衣角一下,她才转过来特别温柔地跟我说:“囡囡,怎么了?”然后下一秒就飞快地接了我爸的申请,催促他赶紧给我们刷血,徒留我一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TBC.

作者要去上学,等我高考完回来继续打!小天使们给我加个油好吗?

 

—————————————我是高考回来的分割线———————————————

       再转回来的时候,她发现我看着我爸的屏幕出神,大气的拍了拍我的头顶:“没事,有你爸在不用担心。你跟着你爸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打打杀杀好了。”我爸转头看了她一眼,但是没出声。

       好了,我懂,反正我负责划水就行了。

       But,wait,妈妈你刚才的意思是爸爸也负责貌美如花是吧?我斟酌了一下我妈的断句方式,不太确定地想。

       算了,不是很理解你们成年人的世界,你们开心就好。

       哦,这件事还有个后续,因为我爸我妈分属两个不同的公会,然后我爸以担心我为由,凭借他一贯的威信力忽悠劝说我加了他们工会,所以我妈气得扬言要和他打上一场。

       “你确定要和一个牧师打竞技场?”

       我妈显然气得不轻,居然答应了。

       我爸下一句话就显得特别意味深长:“晚上你想怎么打随便你。”

       这就是我童年的一部分。反正他们两夫妻秀恩爱秀得快要没救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报警了!……不对,警察叔叔已经帮不了我,真是呵呵哒。

       就先写到这里吧,我已经饿了,准备去煮个饺子下个面条什么的。反正我爸和我妈扔下我一个人在家或者趁我在上学的时候去玩啊约会什么的都是寻常事了,我已经不期待他们除了发电平和昭平给我看还会记得帮我打个包啊,带我一起飞什么的。

                                                                                       ——给有勇气看到这里的各位真勇士

评论 ( 17 )
热度 ( 149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