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张楚]折桂令

玄幻paro短篇,等下开打长篇原著向存稿,今天努力打多点。

相信我,我对张副队是真爱,并不是黑。

司掌百花的神女×道士,一个关于起床气的故事。

 

“咝~”楚云秀化为人形,揉了揉头皮,颇为委屈地看着对面那道士手持桂枝。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堂堂神女,不过寄身在这桂木上休息一会儿就被拽了头发,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她来人间容易吗她?居然遇上这种事。楚云秀觉得自己能忍着没动手已算得上好修养。

对面那道士可好,面上看着冷冷清清,一副不食人间姻火的姿态,未曾想倒会做出这种攀花折叶的事情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张新杰看着眼下的情形,已猜到大致上是怎么一回事。他一下子就觉得那桂枝烫手得很,拿也不是,扔也不是,只得尴尬的站着,唯有脸上半点神情不露。接着,他就听到对面的姑娘抛来一句质问。

      “贫道亦不知姑娘在我道观后山所为何事?”看似安然地把质问抛回去,张新杰也觉得自己冤啊。他每日清晨准时来后山照料师傅种下的花木,今天却发现气息异常。沉声连问了两次也不见有人回应,只好出此下策试探一番。

       楚云秀被噎了一句,这回就轮到她尴尬了,气势上先弱了三分。

      “我……没什么事我就不能在这里吗?”一时想不到反驳的话,她推搪道。

       这姑娘一定不知道,她脸上的神情有多像他从前在后山养过的一只兔子。

逼急了会咬人的那种。

      “那么,贫道亦不如何。”给出一句答复,张新杰拢了拢青色的道袍,将衣袖挽起,右手掐了个法诀便栽下新折的桂枝。

       他……他还有理了!楚云秀气极,甩下一句“你给我等着”就转身匆匆离去。

 

T不知道有没有BC.

评论 ( 20 )
热度 ( 17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