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张楚]奇妙日(上)

本来应该是张新杰生贺那时候搞完的……然而卡文……

我把它变成云秀的生贺好不好_(:3」∠)_

私设如山,逻辑已死。以及张新杰是我真爱不用问,不信看我真诚的双眼

不许殴打作者。

 

       张新杰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至少在张家堂姐拜托他帮忙照顾侄女的时候,他就没有推辞,只问了一句需要照顾多久。

      “……我们在Q市不方便让老人家过来,你姐夫出差没多久,刚巧我明天又得外出去见一个客户商量设计图。小夏就麻烦你照顾了,晚上我会来接她回去的。”

       张新杰一手拿着电话,提笔在日历上画了个圈。

      “那堂姐打算明早几点过来?”

      “七点半可以吗?会不会不太方便?” 

      “没问题。”他继续提笔在日期旁添上时间。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先去忙吧。”

 

       打完电话没多久,他又收到一条新消息。

       事情多起来真是一桩接一桩。

       他点开,发现这消息来自楚云秀。

      “奶爸,最近有空吗?”

      “什么事?”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说人话。”

      “我打算过去你们那儿玩,正好你现在不还在俱乐部呆着嘛,之前说好给我当一回向导的,你没忘吧?”

      “……你还可以找张佳乐。”

      “张新杰同志,组织相信你,不要辜负组织的信任。”

      “……就你一个人。”他觉得楚云秀的用词真是绝了。

      “一个我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我起来。我代表反相亲联盟,站在正义的一方。”

       张新杰叹了口气,想了想就把对话框中还未发出的文字尽数删去,发了一条新消息:“这个月我只有明天有空,我排下个月的日程表时找到合适的时间就告诉你一声。”

      “不,不用这么麻烦了,我现在就去订机票,今晚应该能到,明早再去找你。”

       张新杰懵逼脸.JPG

       他看了看日历,确认离下个月一号明明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

       然后认命地起身去向战队请了一天假。

 

       不过在正式外出之前,他还是待在俱乐部中。

       所以霸图的队员看到了极有冲击力的画面。

 

       张新杰基本上是是一个到达饭堂的,即使今天要接小侄女也不例外。等霸图的队员陆续到达,他早已和小侄女坐好,目前正一个人吃着早餐。

       鉴于小夏已经吃过了,她此刻就坐在张新杰旁边的座位上,拍打着自己的专用婴儿椅。

       第一个进来的韩文清是知道张新杰为什么请假的,所以他镇定自若地走过了。

       但接着进来的人就没有一点点防备了。

       比如说张佳乐。

      “我去,”张佳乐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瞪成铜铃了,“张新杰那边什么情况?”

       典型代表又如秦牧云,悄悄挪了一步,找了个最佳视角。

       全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寂静。

       接连进来的队员们动作出奇地一致,“刷”地一下转头去看自家副队,又“刷”地一下转回来。

       无他,不过是张佳乐那一声喊引来了自家副队的注意,看向他们点头权作打了声招呼,尽管他并没有听清楚张佳乐到底在说什么。

       霸图的食堂在一片静默中卖完了早餐。

       但安静不代表没有想法,此时众人脑洞大开,内心如岩浆火热沸腾却又忍住不爆发。

       开玩笑,八卦归八卦,要是不小心得罪了牧师就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了,何况这个牧师身上还冠着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公认头衔。

       你永远不知道,上一秒还在圣光的笼罩中,下一刻却在敌人的猛攻下飞速掉血到底是一种多么痛的领悟。

       就算是狂剑也扛不住啊!

       拒绝卖血,从我做起。霸图style,你值得拥有。

 

       小婴儿咿咿呀呀地说着外星语,声音极具穿透力,回响在众人耳边。

       张新杰吃完早餐,小心地将她抱起,放进婴儿车里。收拾过后,就离开了。

       同一时间,张佳乐边吃着面,边做好了八一八的准备。可惜的是,他却不知道张新杰即将离开俱乐部。

 

       等用完早饭,时间尚早,他就已收到楚云秀的信息,表示她已经准备好了。

      “多带个人,介意吗?”张新杰停下脚步,开始回复。

      “哎哎哎,男生还是女生?”楚云秀的回复很快就发过来了。

      “女孩子。”

      “yoooo~~~奶爸,不会是你小女朋友吧?早说嘛,我就另找一个人带我玩了。”

      “不是。”

      “?”

      “带我小侄女一起去。”

      “行啊,没问题。Q市你地盘,还是你熟,在哪儿见比较方便?”

      “把酒店地址发给我,我带她过来。”放下手机,一向习惯了早做准备的他带上一些必须的婴儿用品,开车到了酒店门前,继而下车在大堂等待。

       于是乎,楚云秀下来时,她看见的就是一个小小的粉团子坐在张新杰的臂弯里,安静而乖巧地趴好,这让她一下子就乐不可支了。

      “张新杰,”她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大一小同时转过来看她,带着点茫然的表情,神态如出一辙。

       她又接着乐了起来,“张新杰,你这回还真成奶爸了啊?”彼时,楚云秀搭在他肩上的手还没收回去,近距离地挨着他在那儿粲然一笑。

       张新杰突然觉得真不应该答应楚云秀当她向导的。

       但是答应好的事断然没有反悔的道理。

       他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走吧,”张新杰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在吃饭前逛一个景点没什么问题。”

 

       在景区里人挤人的场面自是不必再提,也亏得他们乔装打扮后没人认出来。

       很快就到饭点了。

       张新杰去取车,楚云秀留在一边看着小夏,无聊起来她就开始逗小孩儿玩。

      “小家伙,你有没有觉得你叔叔特别好玩儿?”楚云秀笑嘻嘻地问。

       小夏当然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拍着掌发出了“噗噜噜”的声音。

      “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楚云秀自顾自地回答,看着张新杰的车子向这边驶来,站直身子慢慢推着婴儿车往前走,“走吧,我们去找你叔叔玩了。”

 

       这时节虽然游客众多,各大饭店生意都很是火爆,而张新杰早已订好包厢,自然不用为找位这种事担忧。唯一的问题是,现在要怎样才能拿回自己的眼镜?

       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本来也没什么,在车子里坐着的时候楚云秀抱着小夏和她玩了一会儿,然后不知道什么缘故,小夏就扒着她不肯松手。下车之后,张新杰原打算把她接过来放进婴儿车里,但是低估了婴儿星人的杀伤力。

       简而言之,没有一点点防备,小夏就取走了他鼻梁上架着的半框眼镜。

       眼前的景物突然虚化,他微微眯了眯眼,等恢复过来之后,看得清楚一点,就看到小夏冲他挥了挥手里的眼镜,手抓得紧紧的。

       于是就出现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场景。

       楚云秀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一脸新奇:“没发现啊,原来你是丹凤眼。”往常张新杰总戴着眼镜,看不太出来。这回除下眼镜,倒少了几分严谨刻板的模样。

       张新杰收回手,小夏依然在楚云秀怀里呆着。

TBC.

 

我还是把更新搞出来了。

顶锅盖遁。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