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伞橙]兄妹

代购今天还没理我,离收到张楚本的日子还遥遥无期,没有repo,只能用这一篇文给阿虚表个白。

@天气正好 祝阿虚太太天天开心。

来自一个脑残粉er。

 

一句话文案:苏沐秋,如果你还在会怎样?

 

       进入嘉世的第一年,所有的事情都是刚起步,所有事情都是刚起步。你和叶修忙着带队打比赛,沐橙刚上高中,你却减少了陪伴她的时间。你对妹妹表示抱歉,沐橙大概会甜甜地笑着对你说:“没关系的呀,哥哥。”

       第一届联赛,嘉世进入决赛,你拜托陶轩在嘉世这边的座位挑一个好一点的。他问你:“给沐橙啊?”你提起妹妹时脸上神情骄傲:“那当然。”在决赛的时候,你听见场馆内呼声震天,抬头看了一眼前排。距离有点远,扎着马尾的少女眼睛笑成了弯月,朝你做着口型。你一眼就认出小姑娘来,却看得不甚真切,一定是加油吧,你心想。拿到了冠军,你觉得妹妹的祝福非常有用。

       比赛结束,才下午三四点。你去找陶轩,问他:“沐橙呢?”陶轩说她比赛一结束就走了。你有点不开心,妹妹没有第一时间向你祝贺,你会暗自生闷气吧?你决定回家等她。拉上叶修回家的途中,你大概又会想,这段时间是不是太忙,让沐橙觉得受到了哥哥的冷落。于是你又心生愧疚,一路上拉着叶修唠唠叨叨地说了很多。他还嫌你吵,说你想太多,快步赶在你前头走。

       快到楼梯口时,你看到沐橙提着菜篮子从反方向走过来,你觉得生妹妹气的自己简直混蛋,一路小跑过去帮她提好,牵起她的手往家走。

       到了家,你很自然地就把菜蓝放进厨房,挽起袖子准备做饭。沐橙扯了扯你的衣角,你回头疑惑看她,却被她温柔地推出厨房。

      “比赛之前就说好了,哥哥赢了,我就下厨给哥哥做顿好吃的庆祝呀!”她说,“而且哥哥的手现在可金贵了。”

       叶修在旁边起哄,你瞪了他一眼,转身在外面喜滋滋地等。

       沐橙做的都是些家常菜,被你吃出了人间美味的地步。

       有一道番茄炒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高兴过头多放了一勺糖,甜到人心坎里去。叶修夹了一筷子吃下去,刚想发表评论就被你打断:“快点吃,没听说过食不言寝不语吗?吃完就去复盘,你要不吃就别跟我抢这么好吃的菜。”

        他耸了耸肩,移开筷子,什么也没说。

       当然,最后的最后,小姑娘还是知道了怎么回事,你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说得理直气壮:“我家沐橙做的菜可好吃了,是叶修这家伙不懂得欣赏。”

 

       第二年的嘉世依然在奋力拼杀。沐橙已经上高中了,学业开始变得繁重,无论你多忙,都会努力伪装得像个奇装异服的神奇路人(……),然后按时去接她放学,接着先回嘉世。她坐在训练室的安静角落里边做作业边等你,有时你训练得晚了,走过去会看见她在安静地看书,懂事得让你心疼。你揉了揉她的发顶,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杏仁糖来,放在她的掌心里。她的笑容让你心里温柔地塌下一角。你的口袋里总是装着五颜六色的糖果,队友笑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吃糖,你只是得意地说这是给妹妹准备的。叶修在一边觉得没眼看了,转过去继续下手虐菜指导复盘。

       也是从这一年起,联盟商业化的速度加快。叶修被称为斗神。你你总是不服输地去找他PK。沐橙看着你们偷偷地笑,在你的本子上一笔一划地记下了你们的胜负。呢?被称为神枪——不是神枪手,而是真正枪系精通的神枪。外形条件好,实力强,名气大,自然有很多广告邀约。你也不反对,陶轩就替你选一部分接下了。能改善妹妹的生活条件,有什么不好呢?至于叶修?他一如既往地推托了。于是来找你的代言越来越多。

 

       第三年的嘉世又得了一个总冠军,缔造起一个王朝。吴雪峰的退役让你更加重视起青训营,但青训营建立的时间并不算长,你和叶修只好继续去加强指导。沐橙有时候看你们累了,起身去为你们冲一杯绿茶,未来的队友们纷纷表示羡慕。她是个大姑娘,出落得可漂亮了,你想防狼一样防着这群小兔崽子把妹妹拐走。

 

       突然有一天,妹妹说以后也想当电竞选手,你愣住了。你甚至想过她以后恋爱,结婚,生子,但你对她人生轨迹的设想中并不包括这个选项。你反对,因为你知道这条路有多苦。

      “可我想知道,哥哥和叶修所热爱的事业是什么样的啊。”她的语声中带上了一点委屈。

       你一下就没了话,再激烈的反对也说不出口,可你又不想妥协。

       最后还是叶修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沐橙可以先来嘉世青训营待着,但必须读完大学再决定是否当职业选手。你没说话,沐橙冲着你们笑。

       你想起昨晚叶修跟你说过的话来:“沐橙已经成年了,你总不可能事事都帮着她,有些决定必须由她自己来做,更何况现在她有这个心。你越反对,说不定越适得其反。不如让她先在青训营里待着,好歹也有我们在看。”

       晚上你去倒水喝的时候意外看见一丝柔和的灯光从妹妹房间的门缝中倾泻而出。

       这么晚了,大约是忘了关灯。

       你悄悄打开门进去,毫不意外地看见她半个身子露在被窝外,手上还握着一本书,睡颜安静。

       你小心地将书从她手中抽走,为她掖好被子。

       转身欲退出房外,你的视线却扫到了桌上的帐号卡——你送她的成年礼,是那个叫沐雨橙风的女枪炮师。

       帐号卡在你手上转了一圈,又被“啪嗒”一声轻轻按下,放回桌面。

 

       第二天你早起,另外两个人倒还睡得沉着。

       做了三份早餐,为妹妹热了一杯牛奶。这才去把叶修拽醒,将沐橙唤起。妹妹还迷糊着,看了你一眼,小声抱怨:“哥,我好困。”

     “那再睡十分钟好不好?”你俯身问。

      沐橙摇了摇头,伸出手来:“哥哥要把我拉起来。”

     “好。”你应下。

 

       你坐在餐桌边,打算等妹妹洗漱完再一起用餐。

       她拉开椅子坐下。

       你说得漫不经心:“你想来就试试吧。”

     “装,你就可劲儿地装。”叶修毫不留情地嘲笑着。

       你怒目而视,避开妹妹欣喜的目光,假装还在专注地吃着早餐。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是兄妹啊。

       在这世上最亲密的人。

Fin.

笔力不足,多谢将就着看完。

后续一些说明补充点这里(私设)。

评论 ( 1 )
热度 ( 108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