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喻楚]焉知

有个太太写喻楚撩了我就走,先让我站这对一会儿。

偶尔吃一发冷cp。

一句话文案:吃在广东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烟雨这回在和蓝雨的友谊赛中打成和局。

      “看来蓝雨今天的风水还是对我们挺好的啊,我决定去你们那儿蹭顿饭参观参观。”楚云秀半开玩笑地对喻文州说道。

       蓝雨场馆内的暖气开得很足,浑然不似室外那种能刺到骨子里去的阴寒。她早就把刚来时围着的米色围巾解下,现在就搭在小臂上。楚云秀今天穿了件偏高领的羊毛衬衫,脸颊被热气熏得绯红,神态恍若微醉。她不耐地扯了扯羊绒的领子,小声嘟囔了一句“失策”。

       喻文州有些失神地看着她。

      “靠,楚妹子你怎么这样?不行不行,你这种来我们蓝雨蹭一顿吃,吃完就走的行为我们坚决抵制。”走神不过是一会儿的事,谁也没有注意到。黄少天极快的语速让他回过神来,喻文州看着他的副队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不禁啼笑皆非。

      “那不然你想怎么样?”楚云秀双手环臂,好整以暇地看着黄少天,相当配合地进行一问一答。李华在一边看着这两个人玩得上瘾,不忍直视地捂住了脸。

       黄少天有些跃跃欲试:“楚妹子你看啊,难得你今天状态这么好,陪我竞技场走起怎么样?”

       她撩了撩脸颊两侧的碎发,将它们别至耳后,然后转过头去看喻文州,像是在故意和黄少天呛声似地问了一句:“他说的算吗?”

      “不算,”他的声调里染上轻快笑意,“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

      “那还等什么啊?来来来,喻文州你带路,蓝雨饭堂走起。”

       两个人并肩离去,将黄少天关于队长偏心,胳膊肘往外拐的抱怨留在身后。

       同样被留在原地的李华心累地看着自家队长远去的身影,不得不迈开脚步跟上前去。临走前,他同情地拍了拍蓝雨副队的肩膀:“黄少,难道你在蓝雨还没体会到女选手的可贵吗?”

       某黄姓人士遭受会心一击。

 

      “蓝雨的饭堂相当可以嘛,”楚云秀刚打完饭,端着盘子在喻文州对面坐下,“三菜一汤,待遇真心不错。”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等着她的下一句。

      “喻文州你还是别这么冲着我笑,看得我怪心虚的。”她捧起手边的碗浅尝了一口,热汤下胃,舒服得让她整个人慢慢放松下来。

       楚云秀依然捧着汤碗,白色的雾气蒸腾升起,带着老火浓郁的醇香,一缕一缕地绕散在周围,模糊了她的目光,叫人看不真切。她看向他,眼神对视间隔着氤氲温柔。

      “说真的,大家都是熟人了,你也别给我面子,直接说说你对这场团队赛有什么看法,怎么样?”

      “楚队今天过来,吃饭是假,问这个问题才是真吧?”他下意识用了官方的称呼,笑容里带了三分客气。

       楚云秀可没管着这么多,毫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怎么就不能想想我过来就是因为你家食堂,然后顺带问了你一句?”她夹了一口菜,细嚼慢咽,然后继续说,“我们要坚信一条真理,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语气一本正经。

       他端起碗来,微微仰头将热汤喝下小半碗。温热汤水入喉,细腻缠绵。

       他认同她说的那句话。

       的确是,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之后楚云秀应约和黄少天打了一局竞技场,接着就被喻文州带去吃下午茶——地道的广式点心了。

      “咦,黄少他们都不来吗?”楚云秀边走边和喻文州聊着天。

       他双手插在衣袋里,神情自然地作答:“平常没有下午茶,今天是食堂师傅特意为你做的。贵客上门,东道主总得好好招待一番。”

       她笑得像只得意而不自知的小猫,一点一点拉长语调:“这样啊,那我可得好好尝。回头拍了照发给黄少天,你说能不能把他气得跳脚?”

 

       他们进了后厨,食堂的师傅给他们单独开了小灶。直到楚云秀过来,师傅还在蒸笼前守着。

       她好奇地踱步过去,师傅笑眯眯地将一个小巧的瓷碟取出,放在桌上。点心做得很是精致,摆成了花儿一样的形状。她向师傅道谢,不吝赞美,继而才安静地开始吃起点心来。

       师傅的笑容很是慈爱,看着楚云秀就跟看亲闺女似地,转头就和喻文州招呼上了:“小喻啊,难得看见你带人回来,这么好一姑娘,可得好好对人家啊!”同样慈爱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肩,没给他们辩解的机会,就出门去了。

       楚云秀吃着点心,有点尴尬:“那什么,居然有人觉得我们是一对,也挺出奇的。喻文州你回头还是去解释一下吧,不然以后等你带着喜欢的姑娘过来被误解了怎么办?”

      “不巧,”他接过话,神情专注,“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喜欢的姑娘不是你?”

Fin.

喻队闹了回小别扭,看出来的举个手……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