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张楚]情书(上)

就目前的进度条看,按我们语文老师的看法,这铁定是篇离题的文……

有私设,模糊化处理,轻微ooc,原著向成长线和恋爱线大概对半开……

卡文。

 

——楚云秀最好或最坏的时候,张新杰全都见过。

 

(一).

       第四年的荣耀联赛上,出现了相当多的优秀选手。

       比如凭借强大的治疗能力和战术意识脱颖而出的张新杰。

       又比如联盟中难得一见使用男号的女选手楚云秀。

 

       这一年的全明星活动,由霸图作为主场举行。

 

       尽管只是刚崭露头角,但张新杰的行事作风相当鲜明。他素来思虑周全,这一点不仅体现在比赛中,还表现在日常生活中,例如在全明星前一天的下午去适应一下会场环境。

       对自家主场熟悉的程度随着比赛的开展已逐渐上升,他这一回过来,说白了不过是紧张。这个刚刚出道的年轻选手虽然能够将心绪不动声色地隐藏起来,但还远不及日后的游刃有余。

       一个人待在会场平复心绪,他想了很多,直至傍晚才打算离开。

 

       正当他准备离开,路过其中一扇房门时,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点像……仓鼠啃瓜子的声音?

       他迟疑着旋转门上的把手,推开了房门。

       年轻的女孩儿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吓了一跳,手里还抓着一把瓜子,安静的在木质靠椅上绷直了身子坐好。

       她犹豫地开了口:“呃……吃瓜子?”说完,伸出手来。

       乌黑的长发随意散乱在她肩头,她的脸颊像是因苦恼而微微鼓起。

       还真有点像一只仓鼠。他突然这么想,有些想笑。

      “不了,谢谢,”张新杰回过神来,婉拒道,“快到饭点了,瓜子不要吃太多。”

       她似乎松了口气,而气氛却又似乎变得尴尬起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沉默。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失言了。

       打破沉默的是那个女孩子的来电铃声,她接了电话,张新杰就退了出去,悄悄把门掩上。

       不同于方才的犹疑,她的嗓音带着江南的婉转,像春雨打湿后的杏花,但又显得利落精神。他逐渐远去,走廊里回荡着轻微的脚步声和门缝中透出的谈话声。

      “喂,对,是我。”

      “不不,我没乱跑,我现在就在霸图的体育馆。”

      “你们准备去吃饭了?……好,我自己打车过去……”

 

       忽然间,张新杰走到大门处的脚步一顿,转身告诉看门的老大爷里面还有人。

      “哎,我晓得,里边还有个可俊的闺女,来了有好一会儿了。”老大爷笑着摸了摸胡子。

       他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在那一瞬间,他记起了那个让他一直觉得脸熟的年轻女孩儿的名字。

       ——她是烟雨今年出道的新人,新上任的队长,同时也是元素法师风城烟雨的操作者:楚云秀。

 

(二).

        新老交替似乎格外容易引起人们的伤感。

       而这一赛季的烟雨看上去不太令人如意。

 

      “云秀,以后你就是烟雨的队长了。记得代我好好打。”

       楚云秀的眼睫覆下扇状的阴影,似是落在眼底。

       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呀,毕竟那是从训练营起就一直带着她的队长。

       然而她只是下意识的咬着牙,像是这样就能给予她继续支撑的力量。

 

      “云秀?”她的队长提高了音量。

       她扬起头,就这么看进对面人的眼底,斩钉截铁地应了声“好”,平静得不可思议。

       烟雨的前任队长叹了口气,很轻,也很重:“别这么紧张,小姑娘绷着张脸多不好看,弄得跟深仇大恨似的,放松点!”说完,就上手捏了捏她的脸。

       楚云秀下意识地想瞪着自家队长,忍了忍,没忍住,最后还是笑了起来。

      “这才对。行了,我说完了,你今天的训练完成了吗?”假装严肃地逗着年轻的小姑娘,完全忘了是自己把训练到一半的人拉出来谈话。

       说完还多补了一句:“如果今天没有完成,明天记得加倍补回来哦~”然后坏心眼地看着小姑娘变脸后匆匆道别而去。

 

       目送着烟雨的新秀——即将上任的新队长离开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苦笑了一下。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烟雨方面正式举行发布会,公开宣布将更换队长人选,原队长退役。

       但说得难听些,除去原来烟雨的粉丝,真心关注这一消息的人并不太多。一个在人前没有完全展现过自己真正实力的新秀,能得到多少人的信任?乍一看这新闻传得轰轰烈烈,但有多少人不是因为楚云秀的外貌和性别才去关注?

       电竞这个圈子,一向对女性不太公平。

       但从第一轮比赛开始,这位新任的美女队长可算是相当地出人意料。

       至少目前的烟雨已经成功打入季后赛。

 

       然而在事实上,楚云秀打得相当辛苦。一开始还好,毕竟在技术上还能争取到一定的优势。可越往下打,团队赛的劣势越来越明显,烟雨的战术短板逐渐暴露。在这一方面,烟雨的竞争力并不大,充其量算作中上游,一旦遇上真正的豪门,连个人赛和擂台赛的微弱优势也有可能失去。

       不幸的是,季后赛第二轮,烟雨对战霸图。

 

       如果说主场烟雨还能以微弱的优势取胜,客场就连这种加成也没有了。

       楚云秀作为队长,为了振奋士气,个人赛首轮出战,斩获一分,让烟雨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但烟雨的底蕴始终不如霸图深厚,以至于从擂台赛过半就开始急转直下,团队赛毫无悬念。从一开始的僵持,到后来也只能砍一个算一个,场面上输得还不算太过难看。

       但她心里到底不太舒服。

 

       这是她担任队长的第一年。与烟雨的快速崛起相比,外界对她的期待也在日益增长,无形中增加了她肩上担子的重量。

 

       比赛结束后,烟雨的队员三三两两散去,但却不见楚云秀,烟雨的现任副队只好拜托霸图这边帮忙寻找,倒让霸图一方显得稍有惊讶。

      “电话打过了吗?”韩文清发问。

       副队显得颇为无奈:“已经试过了,一直说正在通话中。会场的休息室也找过了,更衣室也请人帮忙去查看了,就是找不着。我想着你们对着附近会熟悉一点,所以来找你们帮忙。

       听完全过程的张新杰站起身来:“我和你去,队长就把队里的人带回去,暂时先按计划训练、复盘。我对周围也比较熟悉,应该能帮得上忙。”

 

      “你有印象她是在哪里走散的吗?”绕着场馆走了小半圈,张新杰停下来思考,皱着眉问。

       烟雨的副队努力回想:“我们打完这一场出来以后,一直沿选手通道走,到正门才发现队长不见了。”沿着这个方向往回走,想起选手通道有两个出口的张新杰暂时松了一口气。

      “你跟我来,她现在可能会在后门的位置。”他的神色轻松了些。

 

       张新杰的推测没有出错,越往前走,正在通话的女声越清晰。

       他听着她像个小女孩一向在撒娇诉苦,年轻松快的声音与台前的形象并不相符,就好比从红桃皇后变成了梦游仙境的爱丽丝。

       然后正好听到楚云秀信誓旦旦地说下次团队赛一定努力干掉那个牧师。

       ——那个牧师当然指的就是他。

       他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微小的,不容易被注意到的弧度。

       烟雨的副队有点尴尬,苦恼地挠了挠头。

       队长你不要这么耿直啊,在人家地盘上瞎说什么大实话,还让人听到了……

       他看了看楚云秀,又转头看了看张新杰。

       前者依然一无所知,后者依然淡然自若。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