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张楚]所爱隔山海

开学忙,迟来的中秋贺文,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大写的HE,标题随意领会一下就好了。

 

      “喂,你好。”楚云秀没看屏幕显示就接起电话,顺手抽了张纸巾擦眼泪,朝电话另一端传过去的是略带哽咽的哭腔。

       然后电话另一端传来了隐隐约约的笑声。

      “大过节的晚上还哭呢?在看电视?"张新杰拿着电话走到阳台,看着月亮,想的却是被他放在心尖儿上的姑娘。

      “这你也能听出来?我拢共就没说几个字,张新杰你耳朵够尖的啊。不过你猜对了,我现在正在家里看电视。”

      这可不是猜出来的,张心杰在心里回了一句。电视里的痴男怨女说着“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的时候,他可听得一清二楚。

      “上荣耀做活动吗?”

       楚云秀倒是有些惊讶:“怎么突然说起来这个?不是还没到时间嘛,再说,你不用带着霸气雄图的人?”

      “不,”他走回书房,刷卡登陆了荣耀,“我说的是现在。”

       她听到荣耀的提示音,心知他已经上线了,却还继续打趣他道:“这个点有什么活动,陪你吗?”一边手下不停,起身关掉电视,去开电脑。

      “对,陪我,你来吗?”

      “那如果我不来呢?“楚云秀一定不知道她的语气多像在撒娇。

       他已经听到荣耀的提示音了。

      “你舍得?”

       楚云秀一下接不住话了,只好转移话题:”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转身,走到拐角的地方,”张新杰操纵着牧师在空地上放了一个神圣之火,“上次我们不是一起下线的?我记错了?”

      “咳咳……”她假装清喉咙,意图躲过这个问题。

       他神情愉悦地自觉转移话题,又有点遗憾地说:“可惜牧师的技能效果好看的不多,只能给你放个神圣之火当烟花看了。”

       楚云秀读了个条:“不是还有我吗?别忘了我可是个元素法师。”

       绚丽的光影撞击在一起,像极了一场盛大的烟火,而后逐一消散。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张新杰突然出声。

       她愣了一下:“什么?”

       然后她想起来了——这是刚看电视剧里那句很悲情的诗。

      “云秀,怎么办,我想你了,”张新杰摘了眼镜,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我去找你好不好?”

 

       我的所爱,隔着山海。如果山海不平不移,那我愿意翻山,渡海。

       因为她在千山万水后。

Fin.

 

评论 ( 3 )
热度 ( 57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