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王柔]闻歌知意(上)

拖了好久才放上来而且没完结的生贺,对不起我还是卡文了……

一篇王柔架空AU,复健文,送给我们阿喵

希望期末考试月过后能补完,同时希望只有下没有中……


1.

唐柔有点累了。

她在交叉路口的红灯前停下车,趁着短暂的空暇按了按太阳穴。

年轻有为的女钢琴家,鲜花和掌声堆砌出她无形的冠冕,这都是天才应得的。

副驾上还放着一束今天演奏会送给她的剑兰,上一场收到的是百合,再上一回她抱在怀中的是开得热烈的波斯菊。

他们看到她在舞台中央手指翩跹与黑白键上,他们没看到她坐在飞机上穿过天南海北,往来辗转,眼角眉梢都带着疲累。

还有四场,唐柔在心里对自己说,过了最后四场就好了,明年她就推掉所有巡演。

 

绿灯亮起,她发动车子,然后按下车载收音机的开关,借此获得片刻轻松。

封闭的空间里想起年轻沉稳的男声,这两个略显矛盾的词放在同一个人的声音上却奇异地合适。

想起的还有一首曲子,luv letter,她第一场演奏会上弹奏过的压轴曲目。

一个音乐电台啊……唐柔把着方向盘,转弯进入另一条街道的时候在心里下了判断。

 

“欢迎各位收听今天的围炉夜话,我是主持人王杰希。”

他大学四年主攻音乐,毕业后阴差阳错当上音乐电台主持。虽然并非播音专业出身,但艺术素养和审美水准放在那儿,节目做得又用心,称一句台柱也不夸张。正是这个原因,台里格外愿意给他分配黄金档的时间段。

王杰希戴好耳机,翻动了下手边的稿子。

他打了个手势,向助理示意播放音乐,然后转过身去望向13楼高外的沉沉夜色。

没看到星星,他有些遗憾地想。

唐柔演奏会版本的luv letter早就在网上流传开来,王杰希选择的正是这个版本。

换了一般的音乐电台主持人,或许早把人花样夸上天了,偏上王杰希是那个百里挑一的不一般。唐柔的地位和荣誉在开头被他轻轻带过,曲子播完以后他点评了一句:“唐小姐的弹奏流畅自然,可惜曲中情绪稍显不稳。”

就是这一句点评,让官博和他自己的微博底下评论炸开锅来。

这个年头,理智的人多,但无论哪个圈都不缺脑残粉,尤其是刚刚进圈容易被煽动情绪的人。

“我柔还用得着这种水平的人点评?”

“抱走糖糖,不约,谢谢。”

“火气这么大干嘛?我觉得主持说的也没错啊。”

……

 

唐柔在堵车的路上听完了整档节目。

她的心思有些纷繁,也许不太服气,但她又觉得王杰希说的没错。

 

回到家脱下高跟鞋,唐柔赤脚踩在羊毛毯上,去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可可,然后曲膝在客厅的茶几旁坐下。

打开微博的时候,她被99+的消息吓了一跳。

手机已经被卡得死机了,她索性重启再登陆上去看看。

了解完事情的始末,偶尔还在节目官博下刷到几条激进的评论,良好的家教让她对王杰希产生了歉意。

唐柔不再去看评论了,直接点下了转发。

唐柔V:谢谢,抱歉。//围炉夜话-王杰希V:仅表达个人观点,对唐小姐并无恶意。如有措辞不当的地方还望大家见谅。//围炉夜话V:晚上八点半的天籁,你要听吗?欢迎关注围炉夜话~

 

王杰希本人和电台方面也没有想到一句话会闹到这么大。

他更没想到的是唐柔发声了,甚至于他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唐柔又给他发了一条私信——“王先生,抱歉对你们造成了困扰。”

深秋的风总是有些大,王杰希戴上一条灰色围巾,准备下楼吃早餐。

下楼之前他给唐柔回了一条私信。

“没事,唐小姐不必为此感到抱歉。”

他在早晨七点的天光里如此回复。

 

2.

王杰希出门的时候已经想好要吃什么,豆浆油条,简简单单就可以了。

但是他实在是没想到早餐店里的位子全部坐满了。

其实也难怪,正值上班高峰期,这家早餐店又是以美味实惠闻名这一片区域的。

 

老板娘认得王杰希这个熟客,惯知他喜欢在店里坐下来安安稳稳吃完早饭再走,于是打了个招呼:“小王今天来早了一点啊,你看这会人也不少,要不……那边的姑娘对面还有个空位,我去给你问问,你俩拼个桌怎么样?”

王杰希一句“不用这么麻烦”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老板娘已经风风火火地走过去了。他只好笑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短发带着大黑框眼镜的年轻女人停下喝粥的动作,转过头去朝老板娘点头应好,又冲着他走过来的方向看了一会儿,依稀有几分面熟。

王杰希坐下等早餐的时候放空思绪发了一会儿呆,接着冷不丁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王杰希,王先生?”他自觉地寻向声源,只见对面的姑娘摘下了那副黑框,露出俏丽的轮廓和端庄得体的微笑,朝他伸出手来:“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唐柔,”她顿了一顿,又补了一句,“昨晚被你点评过的那个唐柔。”

他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虚握了一下她的手:“你好,我是王杰希。”

深秋风凉,早餐店里却很温暖。他们在同样温暖的早餐店里交换了同样温暖的手心热度和彼此的姓名。

 

3.

那天早上是他们的初遇,但却并没有说上多少话。至少,王杰希心里对唐柔的定位是一个喜欢的没有多少交集的女钢琴家。

而唐柔的想法显然和王杰希的不一样。

接下来连着三场演奏会,她都将luvletter作为压轴曲目,并且录音私信给王杰希。

倒是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怎么跟小孩子心性似的?

想是这么想,他和唐柔交流过程中还是认真起来,说了不少。一来二去,两人逐渐熟悉,到了偶尔也会聊起家常的地步。

 

最后一场演奏会在北京举行。唐柔问过了他的工作时间后要了他家的地址,给他送了一张票。

大写的TBC.

评论 ( 3 )
热度 ( 61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