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王柔]闻歌知意(下)

给我阿喵的点文,补全结局。

复健第二弹,ooc这种问题……大概有?

前文请点:[王柔]闻歌知意(上)


3.

当黑白键按下的第一秒,王杰希清楚地知道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他不能预言几分钟后当这首钢琴曲结束时观众们,包括他,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但他在台下能够看见唐柔的神态发生了某些微妙的改变。

这个姑娘呀,在钢琴这个领域里已经是出类拔萃,只除了一点——爱钻牛角尖。也幸好,她领悟过来了,以后实力大概也会再上一个台阶。

王杰希的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下意识忽略了心底隐隐的遗憾。

 

窖藏的酒岁月越长,越是醇厚。平日里的香气都掩藏在木门后,顶多在空气中逸散出若有若无的一缕。但若开封,醉人的酒香从四面八方涌来,冲击着你的感官,只为向你宣告同一个信息。

——如同此刻。

“咚”的一声,唐柔的眼睫随琴键的落下而低垂。节拍和着王杰希的心跳,奏出温柔又缠绵的音符。

 

他的手仍端端正正地放在膝上,旁人如看过来,也只知他正全神贯注地聆听。

一切如常,除了越来越清晰的心跳声。

 

——王杰希,你栽了。

 

4.

散场的时候,唐柔怀里捧着花,回到化妆间准备卸妆。

手机轻震了一下,显示出有一条未读的新短信——来自于王杰希。

她想低头去看,一时间忘了正在卸妆,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化妆师示以善意的不认同的提醒:“好快啦,”一口广普带着轻微的八卦意味,手上动作仍忙个不停,“小男朋友啊?等我帮你卸完妆怎么聊都可以嘛。”

唐柔被这种说法惊了一下,于是愣了几秒以后发现已错失辩解的最好机会。本想说那并不是男朋友,但临到头还是收回了那句话,只好稳住心神,继续闭眼任由对方替她卸下妆容。

 

王杰希守在门口。

他坐在车里,看了看解锁的手机——屏幕上没有显示未读消息。

重新锁屏后,王杰希依然镇定自若地等待。

直至“笃笃”作响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透过降下的车窗传入他耳中。

 

“唐小姐赏脸吃顿便饭吗?”

 

5.

帝都夜市的街头无奇不有。

但是当一个穿着西装的绅士和一位身着礼裙的淑女出现在一家大排档时,不管什么时间,还是颇为引人注目的。

就像童话书里的人物误闯到现实生活中一般的夸张。

虽然这两位当事人没有任何自觉,或者更准确地来说,是毫不在意。

 

菜还没上来,王杰希挽袖倒了杯茶递过去,微笑着主动搭话:“我想,这一次你不需要问我的评价了。”

“为什么不?”唐柔挑眉,“看了你这么多回点出来的问题,听你夸我一次也不过分?”她歪了歪头,长发垂肩,滑下来的一缕无意中蹭过他光裸的小臂。

“那……庆祝你的演奏会圆满结束?”

显然,这种宽泛的褒扬之词太过官方,王杰希说出来以后把自己先逗笑了。

心思转过几道,他别开话头:“这一次是我听你弹奏过的最好的一次,虽然有些地方还算不上尽如人意。”

“哪里出了问题?”她迅速接话,可见在意之深。

 

这是坐下来以后王杰希第三次笑了。

第一次是社交礼仪,第二次带了点活泼的孩子气,至于第三次——现在,则展露出他往日潜藏的锋芒。

等唐柔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替她戴上耳机,他正在播放音乐的手机被她握在手里,带一点未散尽的体温。

 

是luv letter的原版。

她练习了那么就,演奏了那么多次,自然是听得出来。

但唐柔依旧不明白他的用意,于是转头看他。

 

王杰希伸出手来,和着鼓点轻敲桌面,耳边音乐加快了节奏,这一声声鼓点也敲进了她的心里。

 

“恰好我也会那么一点电子鼓。”

“所以,唐小姐,”鼓声消弭,徒余干干净净的钢琴声,而后鼓声重新响起,“愿意和我一试吗?”

至于试的是什么,只可意会。

 

Fin.

咳咳,老王下手还是挺……要脸快的:)

评论
热度 ( 49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