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南枝梢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叶橙]风频玫瑰

叶橙平行世界AU,微量伞修橙
专业知识不过关,别介意……

 
苏沐橙抱着一摞刚翻出来的旧档案进门时,对面座的李阿姨带着一贯和蔼的微笑向她提醒:“小苏啊,刚刚你有个电话进来,响了好久,你不在我就先自作主张地替你接了,有空记得打回去啊。”

“是吗?谢谢李姐了。”她惊讶地挑了挑眉,不禁想会有谁这么执着地连着几分钟打一通还没人接听的电话。等她放下手上的文件堆到书桌一边后,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看到一串未标注的熟悉数字。

苏沐橙会心地笑了笑,毕竟只有两个人的电话号码即使不存在通讯录里她也一样记得住,其中一个人还是她的哥哥。

她抬腕看了看时针转过的刻度,没有马上回拨过去,而是放下了手机。

 

十二点下班的时间,李姐和她打了个招呼出门吃饭去了。苏沐橙拨弄了一下桌角那盆山地玫瑰,笑着和她道别。

办公室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她趴在电脑桌前把屏幕按灭又重新点亮。或许是有些无聊,她挨着椅背足尖点地转了一圈,转回来正对屏幕,视频通话请求已经接通了,另一端的青年微笑看着她。

估计转椅子的过程被他看了个正着。

 

苏沐橙轻咳了一声,把脸颊边几缕碎发撩到耳后,意图掩饰自己的不自在,然而长发下微红的耳垂恰巧露了出来。

“大忙人终于有空找我啦?”

叶修双手交叉托着下颌,新长出来还没理干净的青色胡茬似乎有些扎手,他苦恼地摸了一下,干脆把手放下来。

“我可没你说的这么忙,今天不就来找我们大小姐了?”

视频外似乎有个男声喊了他的名字,他抬起头去接递过来的文件,回了一句“在聊天呢。”

苏沐橙的眼睛蹭一下亮了。

 

“来来来,起开起开,别挡着我和我妹妹说话。”苏沐秋半张脸入了镜,对着叶修满脸嫌弃。

叶修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过河拆桥啊这不是?沐秋你也得看看这是谁的椅子和电脑啊。”

计划挤开叶修未果,苏沐秋也不管了,鄙视地看了一眼叶修,一手撑在椅背上看着镜头试图找准最佳视角展现给妹妹帅气的一面,奈何微微青黑的眼圈出卖了他。

 

她被这两个人逗得乐不可支,但又很是心疼。

 

“哥哥,你们的课题进行到哪里了?”

“啊?哦,进展还不错,沐橙我跟你讲,我们两个糙老爷们倒是没所谓,还好你调回去南方了,这边风沙大得不得了,不过也好,收集数据就方便多了。”

“等会等会,”叶修敲了敲桌子以示强调,“谁跟你一样是个糙老爷们儿了?哥怎么说也是个帅气的有为青年吧。”

苏沐秋显然被他点炸了:“可拉倒吧你,我还没说我把自己拉到和你同一水平,你还先在我妹妹面前装委屈。”

“行了行了,你比我帅,”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把他往门外推,“去吧,你听听,所长叫你有事。”苏沐橙看着屏幕里不见人影的背景,听到他们斗嘴斗得这么活泼,稍稍放下心来。

她看着苏沐秋匆匆和她挥手再见,看着叶修回身走到桌前重新坐下。

她的哥哥呀,还有屏幕前的这个男人,都不是会轻易开口诉苦的性格。漂亮笑着过好她人生中的每一天,等他们回来,或许是她现在做得最好的一件事了。

 

“哥哥现在很忙吗?”她问,食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大拇指指甲的顶端。

“还好吧,谁让他就是个天才。好好的风力转换课题做到一半,就心血来潮地去设计新型的风玫瑰图,还好用得上,不然他的心血就白费了。”叶修说到这里,也不无感慨。新的风玫瑰图从一开始设计的时候立项就没能通过审批,他和沐秋两个人算是加班加点私下做出了成果才提交上去。所长看到的时候劈头盖脸把他们骂了一顿,说他们不会好好利用资源就两个人瞎干,那时候他们才放下心来。虽然模型粗糙了一点,但是好歹保留下来了。

 

“那,”苏沐橙顿了一下,“你呢?”

他无所谓地笑了笑:“我?我有什么好说的?和以前一样啊,风场和研究所两点一线。进展快的话,再过半年我和你哥哥就可以回来了。”

 

“对了,那盆山地玫瑰长得怎么样?”叶修或许是不想提太多让她担心,岔开了话题。

她扫了一眼,然后把它从桌角移到屏幕前:“你看,长得还不错吧,”青绿的多肉植物一瓣叠一瓣,卷成丛丛玫瑰的模样,衬得这姑娘笑颜璀璨,“等你们回来的时候,”苏沐橙拿手比划了一个圈,“可能就会有这么大一盆啦。”

他也笑了起来:“那挺好的。”

 

铃声突兀地响起,她赶快接了电话。

“喂,你好,对,稍等,我现在下来,”苏沐橙挂了电话起身,“等我一分钟,我下楼去拿个外卖。”

叶修不禁失笑,低头翻阅资料去了。

他的姑娘有时候啊,还真是风风火火的做派。

 

最后两个人的午饭都是在电脑桌上解决的。

一个吃的是鱼香茄丝——外卖,一个吃的是香菇炖鸡——泡面。

苏沐橙盯着他面前热气蒸腾的泡面,有点跃跃欲试:“我都好久没吃泡面了,现在总是觉得当初和你们一起煮出来的好吃多了。不过,”她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和哥哥是不是常吃泡面啊?”

“没有,”叶修力图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增强他话语的信服力,“我们食堂还是挺好的。”很好,这话没毛病。他默默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是悄悄把那碗泡面往自己的方向挪了一点。

苏沐橙明显不太相信,但是隔着大半个中国的距离,她也没办法直接过去逮人。

她笑得越发温柔。

 

“我们中午休息时间两点半才结束,”吃完饭,叶修赶紧又岔开一个新的话题,“你想看看月亮吗?”

“什么?”

大概是苏沐橙脸上太过惊讶的神情让他笑了起来,叶修摩挲了一下胡茬,关掉了视频。

留给她的最后一个镜头,是说着“等我十五分钟”,然后他的指尖伸向镜头。

画面归于一片漆黑。

 

这个人真是……苏沐橙笑着摇了摇头,还是耐心地等了他十五分钟。

 

第二次视频的时间比约定中早一些,镜头一打开,她看见了一片连绵的昏黄细沙,阳光下熠熠生辉,好像它们天生就是发光体。

叶修站在最高处俯视着这些沙丘,镜头对准的地方,沙丘弯出一个隐约的弧度,像一轮新月。

“没骗你吧?看看这一堆的月亮,这些你那里可看不到。”带着笑意的声腔从画面外传来,她看着他的指尖为她描摹出一弯月色,朝着镜头笑得明媚。

谁说白天没有月亮?

 

那天他们聊得并不算久,休息到一半,叶修就被苏沐秋一个电话拉回了研究所。

他有点遗憾,晚上和通话时谈起,说可惜只让她看到了月亮。

“还有一些……”还有一些什么?苏沐橙不知道,她只是怀着玫瑰色的期待沉睡在梦乡里。

叶修听着她清浅的呼吸声,慢慢停下不再说话。

“睡吧,我的姑娘。”

 

 

十二月的风不太凉,至少苏沐橙就不这么觉得。

从盛夏横跨到初冬,她一直记挂在心上的两个人终于要回家了——回到他们三个原来的家。

 

苏沐秋开门进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

“哥哥,你回来啦!”苏沐橙急着起身,木质的椅子在地上划出“嘎吱”一声。

苏沐秋笑着上前,给了自家妹妹一个大大的拥抱。

“后头还有一位呢,”他努努嘴,回头向后指了一下,“去吧。”他轻轻推了一把。

门外的确还站着一位。

 

叶修一手捧着一盆开了鹅黄花朵的仙人掌,一手拉着行李箱的杆子,就在门外微微笑着看他们。

“你给我留下让我好好养的那盆仙人掌开花了,我把它带了回来。”

不是想象中一句简简单单的“我回来了”,但她就是为了他口中叙述的这样一件小事而高兴。

“你给我网购过来的那盆绿玫瑰长得很好,”苏沐橙给出一句似是而非的回应。

苏沐秋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你们进屋再聊养植物的注意事项?”

她“扑哧”一声笑着回头看了看傻得可爱的亲哥,转过头去,上前给了叶修一个拥抱:“欢迎回来。”

叶修笑了笑,小心地将捧着仙人掌的手绕开她。

 

回来的时间刚刚好,苏沐秋自告奋勇地去买菜为午餐做准备。

苏沐橙去淘米,叶修在一边倒是没能帮上忙,斜倚着厨房门边和她搭话。

“之前说过还有一些东西想让你看看,”叶修停了一下,等苏沐橙洗好米以后,自然而然地拿起内胆把水擦干净放好,合上电饭锅盖,“我带回来了。”

他插好电源以后按下开关,看着红色的小灯亮起。

 

“什么……”苏沐橙看着身后这个青年,恰好是一个半被拥抱的姿态。

猝不及防的暧昧气息蔓延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叶修把毛巾递过去让她把手擦干净。

然后慢悠悠地折回房间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取出一沓图纸。

“108朵玫瑰?”他笑着把风频玫瑰图递过去,“你说那盆山地玫瑰什么时候才能长出108朵?”

她接过来:“大概是,”然后抬头认真看他,“我们很老很老的时候?”

 

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风说,它在思念玫瑰。

 

 Fin.
本来说要再写长一点的,但是一时间没有任何灵感,先放出来吧,有空我们再TBC……

评论 ( 3 )
热度 ( 49 )

© 风过南枝梢 | Powered by LOFTER